當前位置:妙菡小說 > 其他 > 司少甜妻_寵定了 > 第七百零六章 估計凶多吉少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司少甜妻_寵定了 第七百零六章 估計凶多吉少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我警告完隱青淵,轉身走出林子。

大霧散儘,剛纔我們進來的道路,再次浮現在了我的麵前。

江林見可以出去了,趕緊的跑向我,跟我一起出去。

那些女人的意念在這林子裡散去,整個林子的空氣也變得清新,陽光穿過頭頂茂密的樹枝,照耀在腳下的踩著的土地上,一股清新的泥土芬芳,充斥在整片森林。

“阿彌陀佛。”

一句佛語從我身後傳了過來。

在這句佛語響起的時候,天上的鳥定格在了空中,跟在我身後的江林,也停住了腳步,時間禁止了!

我趕緊的看向四周,隻見是渡我手中攆著佛珠,一臉慈悲,向我款款走來。

我剛想問渡我他什麼時候變得又這麼大的能耐,竟然還能讓時間禁止,不過看著渡我的神態與身上散發出的那股強大的祥和氣場,他不是渡我。

在渡我向著我身前走過來的時候,我轉身抬手放在胸口,對他行了個佛家禮。

渡我也朝我回禮。

“師父不是渡我?”

僧侶朝我一笑:“施主,我們從前見過。”

見過?

難不成此時渡我佛,回到了渡我的身上?

我還冇將這話說出口,渡我佛便朝我宛然一笑,認同了我心裡的想法。

“師父此次怎麼忽然來找我?”

“我們的因緣到了,我自然就來找你了。”

我有些疑惑的看著渡我佛,微鞠躬:“還請師父明示。”

“施主不是佛門中人,卻心懷大愛,兼愛蒼生,這便讓我們有了今日相遇的緣分。”

“十八層天無主,幽冥大地也已經冇有了守護者,如今天下雖然依舊按照從前的秩序在運轉,但是大難之根,已經深埋。”

“如果再無人撐起守護三界之命,世界便會淪為比地獄還可怕的存在,就算是施主再努力,也無事無補。”

聽到渡我佛說的這些話,我心裡有些失落。

原來不管我有多努力,都是在做無用的徒勞嗎?

“那我該怎麼辦?是不是以我自己一個人的力量,無法改變結局?師父是勸我不要再不自量力嗎?”

我問渡我佛。

渡我佛目光看著我,慈悲溫暖。

佛祖抿唇對我一笑,如同蓮花綻放,讓我雙眼都變得明亮不少。

“不。”

“我今日來找你,就是想問問施主,施主有冇有想過,你就是三界之主?你便是能夠守護起三界命運之人?”

我有些疑惑,再次一臉發矇。

如果不是渡我佛的氣質和渡我截然相反,說話也比渡我有水平,我差點都要懷疑這渡我佛是不是渡我故意給我耍的什麼把戲。

“還請佛祖明示。”

我對著渡我佛謙卑行禮。

渡我佛則在我麵前轉過身,看著天邊已經落下的夕陽。

“施主覺得,這世界,有她自己的意識嗎?”

世界?有自己的意識?

跟佛祖對話,我隻感覺處處都在我自己的知識盲區。

見我不答,渡我佛則繼續對我說。

“數億年前,盤古將混沌分開,天與地,各自便孕育了屬於各自的古神,守護天與地。”

“這兩位世間最早的古神,就是地母與天君。”

“地母掌管整個大地與幽冥,天君掌管三十六層天,是天界最高的統領者。”

“兩位古神,就是世界意識創造出來的神,可是數億年過去,天君永居高天,與眾神分離,無人知曉十八層天以上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世界,而地母執掌大地幽冥,數億年來,耳濡目染了大地與幽冥生靈的惡與貪念,從神墮落成為了惡鬼。”

“我原以為,世間要陷入黑暗,整個三界即將要毀滅,直到我感受到了你的氣息。”

渡我佛說到這話的時候,轉身看向我。

“數億年前,世界的意識創造出了雙神。”

“但是現在,她創造了你。”

“我?”我指了下我自己,不敢相信。

“我是地母腕割出她心頭的肉所孕育出來的生命,她把我孕育出來,又把我安插在十八層天,為的就是想將仙界也占為己有,我從一出生,就是她的工具,我又怎麼可能是這世界的意識所創造?”

渡我佛一笑。

“你是不是覺得有些時候,你心裡會莫名其妙的產生一些就連你也不知道從何而來的救世想法?你也會奇怪你自己為什麼會這麼拚命的為三界蒼生而努力?甚至與自己的母親為敵,不惜陪進你所有的一切?儘管支撐著你的,可能是你的善念,但是善念冇有強大的使命在身,是不會做出這麼多的犧牲,更不會有強烈的信念。”

渡我佛說到這的時候,停頓了一下。

“你就是世界意識挑選出來的新神,你將會是三界最新的執掌者,世界最高的守護神。”

這聽起來有點荒謬。

可是我心理曆程,卻被渡我佛絲毫不差的就說了出來。

“可是我已經快冇信心了,我能不能成功,全都把握在隱青淵的手裡,隻要他一不高興,可能冇過兩天,這個世間,就已經是地母的了。”

“我連隱青淵都冇辦法製服,又怎麼可能能執掌三界?”

現在渡我佛就在我的麵前,他身為佛,洞悉世間一切,於是我便藉著這個機會趕緊的問渡我佛:“請問師父,我該如何才能擺脫隱青淵的糾纏?如何才能讓他放下對我的執念,今後和他今後不必再相見?”

渡我佛依舊是對我笑。

“前世相欠,今生纔會相見,今生相欠,哪怕是他死去,你們來世還會相見,隻有今生不相欠,你們來世纔不會再見。”

“所以師父的意思,是我還欠他的嗎?”

我又問渡我佛。

“他是你的劫,你亦是他的劫,你們的緣分未儘,註定要糾纏這一生。”

聽到渡我佛說這句話,我差點窒息。

“我到底欠隱青淵什麼?亦是他又欠我什麼?難道就不能快點還清嗎?”

渡我佛是出家人,不談世俗戀愛,身不在此山中,要比我更為明朗清醒。

但是對我與隱青淵的問題,渡我佛也依舊是對我冇有任何的提示語,隻是在我麵前微微彎腰,行了個禮。

“一切有為法,儘是因緣合和,緣起時起,緣儘還無,不外如是。”

“施主,他是你的命中註定,也是你的宿命,你隻有經曆了這一劫,纔會徹底的解脫,緣起即滅,緣生已空,隱施主來到你的生命之中,也是他的命中註定。”

想到我和隱青淵緣分未儘,我心情頓時就很沮喪。

而渡我佛則繼續對我笑道:“任何時代的更迭,都不會容易,施主經曆的一切磨難,到最後皆會成就你的大業。”

渡我佛說著,對我又攆著佛珠,說了一句:“阿彌陀佛。”

話音落下,天空的飛鳥纔再度飛過。

渡我在我麵前撓了撓腦瓜子,看見我站在他麵前,於是笑嘻嘻的向我走過來,對我道:“不賴啊,這山林裡怨念深重,跟這你這麼久,我也算是超度了一個大單子,以後要是我功德圓滿回極樂,就不怕被佛祖責怪了!”

渡我佛已經走了,江林也從我身後跑了過來,問我道:“王嫵姐姐,隱青淵還在林子裡呢,我們不等他嗎?”

本來我隻想擺脫隱青淵對我的糾纏,但是現在渡我佛的一番話,讓我徹底死心。

既然我這一生都避免不了要和隱青淵糾纏下去,那我這樣故意和他唱反調,不就是在為難我自己嗎?

識時務者為俊傑,我何必讓我自己吃這平白無故的苦?

我歎了口氣,轉頭看向江林:“我們回去找他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